车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村金融改革丽水破冰

发布时间:2021-01-21 17:32:26 阅读: 来源:车刀厂家

农村金融改革丽水破冰

在温州抢得全国金融综合改革先机后,浙江丽水也被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为全国首个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区。作为首个所有行政村都完成了信用评价的地级市,丽水还在全国率先形成了林权抵押贷款“丽水模式”,为此,中国人民银行、浙江省人民政府在全国首次采取“行省共建”模式,在丽水开展农村金融试点工作,探索农村金融服务的新途径和新模式。  农民受惠信用贷款  叶忠友是丽水下辖云和县云坛乡沈岸村果木种植大户,他2001年买下47亩山林种植雪梨,2005年又租56亩山林,种植杨梅。照料几千株果树,需雇5个“长工”,忙时还要雇10多个“小工”,人工加肥料,每年花在果树上的成本要20多万元,叶忠友只能借助信用社小额贷款。“我一直贷,一直还,2005年就贷了8万元,两年还清。后来又贷了两三次,也都还掉了。”叶忠友告诉时代周报。  2007年,在云和县近年开展的信用评价活动中,良好的借贷记录让叶忠友被评为最高级的“3A”级信用农户,他的贷款更为便捷,“有了3A信用证,创业筹资就和直接从银行取钱一样方便”。当年,他即以自己的林权为抵押,申请到10万元贷款。今年,他继续申请贷了10万元。  “我还想扩大规模,再买或者租20几亩山林,还没谈好。要是谈成了,信用社说我还能再贷十几万元,一共有20多万元的贷款额度。”叶忠友踌躇满志。  叶忠友的种种方便,得益于丽水在林权抵押贷款、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及保险服务地方民生等方面的创新,被称为山区农村金融改革的“丽水模式”。日前,中国人民银行、浙江省人民政府联合印发《关于在浙江省丽水市开展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决定在浙江省丽水市开展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工作,并同意实施《丽水市农村金融改革试点总体方案》。5月17日,浙江丽水召开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动员大会,农村金融改革试点正式启动。  《通知》指出,通过实施农村金融改革创新,将在浙江丽水率先完善资本充足、功能健全、服务完善、运行安全的现代农村金融制度,加快建立一个多层次、低成本、广覆盖、适度竞争、商业运作的现代农村金融服务体系。  在试点动员大会上,云和县荣膺“信用县”称号,成为浙江省首个“信用县”。  截至2011年7月末,丽水在2114个行政村设立了助农取款服务点,在全国率先实现了“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农村全覆盖,农民都可以在家门口的POS机取钞验钞。  丽水市缙云县丹址村地处偏远山区,自缙云县城搭中巴,行30里路至新界镇,再沿环山公路上攀30里,方抵达。丹址村的3000多农民,之前取款得一路颠簸到新界镇,殊不易。如今,村中的联华超市即设立了邮政储蓄银行的助农取款服务点。超市老板王万春告诉记者,村里山民取款,只需到超市安装的改装过的POS机上刷卡,打印凭条,在银行卡助农取款服务台账上登记,王万春即垫付资金,然后每月去新界的邮储行进行结算。“去年8月装好POS机,到年底就支了100万元左右,到现在,一共支出了200多万。基本上每月要支出10多万元,银行每次只放2万元在我这里,我一个月得跑四五次银行。”  取款之外,该POS机还可进行余额查询,另有配套的验钞机。王万春说:“今年,会重新换台机器,可以存款。”  人民银行丽水市中心支行行长孔祖根介绍,丽水市涉农银行机构按乡镇分片包干,按照“同一区域(乡镇)一种卡”的原则办理借记卡,该卡将作为各种涉农补贴发放、小额提现的专用卡,农村居民也可通过该卡缴纳各种费用,实现了各种涉农补贴发放、农村缴费和购物消费“一卡通”。  小小创新,也许并无太多制度的“爆破力”,但这些细节对制度性的改革也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支撑,补上了金融体系城乡统筹发展的一块“短板”。  林权可抵押贷款  素有“浙南林海”之称的丽水,森林面积达2100多万亩,约占浙江省的四分之一。如何将林农的“叶子变票子、青山变金山、资源变资本”?丽水从建立农村信用体系、实行林权抵押贷款破题信贷支农,渐成“丽水模式”。  农民抵押物匮乏、信用体系缺失、贷款风险大是发展农村金融的瓶颈所在。农民重要的生产生活资料,如土地承包权、林权、住宅,由于产权所限,难以抵押、流转。制度的突破始于2006年。当年颁布的《丽水市林业发展“十一五”规划》,规定“实现森林资源的市场化配置,林地、林权可以依法有序进入市场,可以交易、流转,其市场价值才能得以体现,资源才能变成资本”。  “规划”为林权抵押贷款提供了依据。丽水在全市9个县(市、区)创设林权管理中心、森林资源收储中心、林权交易中心和森林资源调查评估机构,全面推广“林权IC卡”,建立从林权评估、登记、抵押担保到发生不良贷款处置的一整套制度。  2007年4月,丽水市第一笔林权抵押贷款以试点方式在庆元县发放。截至2012年4月末,全市已累计发放林权抵押贷款7.25万笔,金额50.55亿元,贷款余额26.62亿元,居浙江省首位,惠及林农20余万。  丽水市云和县紧水滩镇外垟村村民廖永祥,评上了农户最高信用级别“3A”级,获取一纸浙江省农村信用社(合作银行)的丰收卡。“凭这张卡,最少可以贷到5000元,不需担保。3A级别最高可以贷5万元,不过要有人担保,或者用林权抵押。”廖永祥告诉时代周报。  廖永祥一家三口,拥有20多亩山林,种植山油茶,每年都可出产100多斤山茶油,获利数千元。廖永祥称,林权抵押贷款利率最低是八厘多,最多可贷三年,抵押期间,山林的出产还是归农户,只是到期要赎回,赎不回将可能面临拍卖。“在云和,30%左右的农户贷了款,一般用来种香菇、开小型的木玩具厂,或是建农家乐,也有用来建房、买房的。”  云和县各涉农金融机构对3A级信用农户的最高综合授信额度从原来的1万元提高到5万元;信用贷款在授信额度内可以凭“信用证”随用随贷,林权和房产抵押贷款,其抵押物可一次评估登记、三年有效;对1A-3A等级的农户实行差别化利率优惠,对信用村和信用乡镇的信用农户则在原有优惠利率的基础上实行再优惠。  “从信用管理来说,城乡有很大差别。可能绝大多数农民拿不出足够的抵押质押品得到信用贷款。丽水试点对农民网开一面,即便常规来讲信用基础并不可靠,也可得到一定额度信用贷款,这对支持农民发展新兴产业,尤其是实现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确有助益。这是金融体系的创新,试点很重要,毕竟是针对农村实际情况提出的金融创新举措,不应完全参照城市信用管理体系。当然,信贷额度不能太大,但比之前的额度可适当提高。之前地方信用社过小的信贷额度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实际上是浪费了信贷资金。”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石磊对时代周报评价称。  扩大贷款抵质押担保物范围,也是试点总体方案要求之一。对此,温州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周德文向时代周报表示:“在林权抵押之外,农村应该更进一步放活,比如小产权抵押应该有所突破。农民拥有的住房和土地,也应该允许它进行合理的评估和抵押,这样金融改革会取得更大的效果。”  风险担保机制需改善  为健全农村金融市场体系,《方案》提出,综合运用信贷、证券、保险、信托和担保等金融资源,提升直接融资比重。  “农业企业当然可以上市。目前生产种子的企业有过上市的先例,这些都可以尝试,只要符合国家相关规定,投资者认可。目前,农业的产业化、农村的城镇化、农民的居民化都在疾速推进,金融服务的方式要适应这种动态的变化,立足于现在试点,但要面向未来。为三农服务提供金融支持,一定要敏锐地观察到市场和农民需求的变化,据此快速地进行业务、服务的创新,这才是真正的把政策落到实处。”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对时代周报表示。  据媒体报道,央行丽水市中心支行行长孔祖根、丽水市农村金融改革试点办负责人李建成均表示,社区银行、农企上市融资等项目,都还在研究中,何时启动尚无时间表。央行丽水市中心支行办公室负责人称,目前各项准备工作都在进行中,下一步政府将落实“项目部门负责制”。  农村信贷的高风险,使得为涉农金融机构完善风险补偿机制,可能更是眼下的当务之急。对此,《方案》要求,推进多元化的农村融资担保体系建设,鼓励有条件的地方设立涉农担保基金或涉农担保公司;积极搭建政银农合作平台。  “从银行、信贷机构来说,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如果农户不足以承担风险,那谁来为他转移风险,总得有个承载主体。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正式出台的文件,由谁来承担最终的贷款风险,总不能稀里糊涂全部推给贷款机构。应该有代表农民利益的组织,或者是市场化操作的保险公司、保险机构来为农户承担风险。一旦出现贷款风险全由贷款机构承担,美好的愿望就会化为乌有,因为谁也不愿意做长期亏本的事。”石磊表示。  在石磊看来,风险担保的机制必须改善。“国家应该设一个风险担保基金,为农村试点提供政策性资金支持。制度创新是有成本的,成本不能简单地由试点地区单方承担,应由国家承担。设立风险担保基金,便带有制度创新成本之意。”  而在农户的贷款需求与其抵押物所相应的贷款额度之间,可能也会存在缺口。“比如农户需要20万元贷款,而林权及其附着物所能提供的贷款只有10万元,这里面的10万元缺口,关联的风险由谁来承担,我也没想好。这个缺口如果没有托底担保,风险很可能就转嫁到贷款机构头上。”石磊称。  丽水农户以林权抵押获得的贷款中,有不少即用于结婚、看病等消费需求。此种消耗性支出,无疑也加大了金融机构的贷款风险。廖永祥告诉记者,农户确有贷款到期还不出的,无奈只得找亲友四处求借,凑足钱款还上,以赎回山林。  “银行不能无区分地提供消费贷款。如果农民目前没有消费能力,但需求是刚性的,可以借助于托底担保方式发放贷款,比如盖房,可以用未来的房子作为现在的抵押品。但,如果结婚办喜事也贷款,这是消耗性支出,不应支持。贷款协议合同中应注明,哪些消费性项目不能贷款。”石磊表示。  “对生产型贷款,要根据农户的需求来发放,不能超前,也不能落后。如果说生产型贷款偏少,来点政策刺激,显然是不合适的。需求那么少,刺激它干嘛?”赵锡军称。  “丽水的试点是很有价值,但由于我国农村太大,发展参差不齐,一地经验并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还是要各地进行探索,提供与各地三农发展相适应的金融服务。”赵锡军最后表示。

石家庄蓝天中医院妇科

早泄患者日常要怎么调理

杭州人流医院正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