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女子七夕夜重披婚纱征婚两年前与同性恋丈夫离婚

发布时间:2020-11-22 13:12:58 阅读: 来源:车刀厂家

闽南网8月3日 七夕夜,晚7点,街上人头攒动。

泉州市区领袖天地,一位身披婚纱的姑娘,妩媚迷人。她的身边,没有新郎。这是她第二次穿婚纱,这一晚,她为自己征婚。

她叫德兰(化名),28岁,武汉人。

盛装的德兰举着写着“七夕征婚”的牌子,对着人们惊异的眼光,她不避讳自信微笑着。“你知道同妻吗?我就是一名前同妻。”围观的人中,比起陌生,更多人从没有听过这个名词。

两年前,德兰在婚后半年,听到丈夫的坦承:他是个同性恋,并提出离婚。

两年后,德兰走出上段婚姻带来的阴影,带着前夫的祝福,在昨晚为自己征婚,让阳光照耀进生活。

上妆后盖上头纱的德兰

昨夜,德兰穿着婚纱出现在领袖天地征婚

重披婚纱

两年前,她与身为同性恋的丈夫离婚,今年七夕夜为自己征婚

德兰从昨天下午三点开始准备,洗澡,到婚纱店选婚纱、化妆。

平时不爱化妆,不会穿高跟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觉得有些不习惯。“你真的很漂亮。”“自信点,今晚征个帅哥回来!”德兰所在的公益组织——城堡公益中心的朋友不断给她打劲。

晚上7点,泉州市区领袖天地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人群中,德兰大声地向周围人解释着,并邀请路人与她合照。相同的经历让德兰了解“同妻”这个群体,许多同妻或为了面子或为孩子,选择戴着面具,隐忍生活。“其实,我觉得许多同妻可以站出来,走出婚姻的死城。不仅知道彼此的存在,更要让更多的人听到她们的声音。”

德兰一边走着,一边与路人说着自己的身份。突然,一个踉跄摔了个跟头,脚也磕破了皮。周围人赶忙扶她起来,修整了衣服,她继续往前走。快走出小广场,又不小心摔了一个跟头,这是她第一次穿这么高的高跟鞋,路都走得步步惊心。因为没有事先打招呼,保安出来阻拦了,德兰和她的朋友开始往外走。许多路人一路跟随,从一开始的奇怪,到慢慢知晓怎么回事,有的人还夸她勇敢。回程路上,几位姑娘跑上前来,给德兰送上了花和气球。“谢谢!”从始至终,德兰都笑得灿烂。征婚很短暂,德兰虽然没有征到一位意中人,但她觉得,行动就是有意义的。

一段婚姻

经人介绍,她和他相识结婚,婚后半年,丈夫坦承是同性恋

其实,在德兰心里,有一段逝去的婚姻。正是这次经历,给了她重新寻求幸福的勇气。

2011年1月,25岁的德兰,经亲戚介绍,认识了大她三岁的逸凡(化名)。逸凡是一家医药公司的司机,长相清秀。第一次见面,双方都觉得对方不错,互留了电话号码,随后开始交往,2012年初,两人结婚。

不过,婚后的生活并非德兰设想的那样,婚后第六个月,逸凡向德兰坦承,他是个同性恋,并提出了离婚。当时,德兰对同性恋一无所知,她还以为同性恋是种病,治好了他们还能继续生活下去。可是通过上网搜索,德兰知道自己太过于天真了,她还知道了,男同性恋的妻子被称为同妻,她正是这个群体中的一个。

随后,她加入一个同妻群,她很少发言,很多时候,静静看别人聊天,聆听别人的故事。

2012年9月,在经历3个多月的挣扎后,他们瞒着家人离了婚。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做倾听者

瞒着传统的父母,两人选择离婚;她只身来泉开办免费工作室,倾听同样经历者的声音

怕传统的父母无法接受他们离婚的理由和事实,德兰只身来到泉州,在城堡公益活动中心陆峰的支持下,开办了工作室。

“我尽我所能为她们提供一个相互扶持、相互倾诉的场所。”这是德兰开工作室的初衷。

七夕下午,德兰在朋友的帮助下整理玫瑰花

她说,相同的经历让她更了解这个群体。许多同妻有苦说不出来,没有相同经历的人,很难理解。QQ群里,充斥着太多泪水,太多怨恨。她们需要一个倾听者。

德兰是个一根筋,对这项工作很执著,城堡公益中心陆峰说,她每天从上午8点工作到凌晨3点多。24小时从来不关机,只要哪位同妻打电话来,她会立刻从床上翻起来,耐心为别人排忧解难。去年夏天,一个面包房提供公益中心许多面包,她怕面包搁的时间久,不好吃。第二天,她早上6点爬起来把面包提到关帝庙,送给那儿的清洁工、流浪汉。现在,关帝庙附近许多人还认识德兰呢!

53岁的杜女士是德兰接触最久的同妻之一,为了儿子,她忍受了30年。她说,每次,她感到生活压抑,无处倾诉时,德兰总能出现,安慰她,“德兰总能理解我们的苦”。当她告诉别人,等27岁的儿子结婚了,她就离婚,去追求自己的幸福。网上有不少人质疑,50多岁的人还追求什么幸福?她一度陷入抑郁情绪,只有德兰站出来说:“幸福不是以年龄来划分的,不管多少岁都能追求幸福,这是我们的权利。”

前夫祝福

“我希望她能尽快找到自己的幸福,工作固然重要,但万万不能耽误自己的幸福。”

上周五,试衣间的幕帘拉开,德兰穿着婚纱站在落地镜前,圣洁美丽。听见店员的夸赞,她笑得合不拢嘴。当被问到对未来另一半的期待时,她腼腆地笑起来,“希望他不反对我继续做公益,但我也会做个好妻子”。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德兰说,虽然论坛和工作室能提供给同妻们一个宣泄情绪的地方,但是这里有着太多泪水和愤懑,有时候,痛苦会相互传染。许多同妻或为了面子或为孩子,选择戴着面具,隐忍地生活。“其实,我觉得许多同妻可以站出来。生活对于我们,原本是更好的模样。不是说我真的多爱这份工作,但它离不开人,当有人找上你,就得把工作继续干下去。”

“我希望她能尽快找到自己的幸福,工作固然重要,但万万不能耽误自己的幸福。”德兰的前夫逸凡在电话里对记者说。(海都记者 彭思思 花蕾 黄谨 文/图)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2014年12月底,包工头孙老板来到常州薛家派出所报警称,他被高邮的一女子骗了200多万!警方找来该女子一问,对方竟称是孙老板不厚道,不守承诺,她才以投资为名骗了140多万。不过,这些钱居然全被她败在了淘宝上。

通讯员 莫永平 现代快报记者 葛小林

包工头报警

称被诈骗200多万

原来,孙老板老家安徽,在常州当包工头打拼多年,攒了一些钱。2010年11月,孙老板通过网络结识了高邮女子小王。当年,小王才20岁出头,长相清纯靓丽,声音甜美,让40多岁的孙老板有找到了新恋情的感觉。他瞒着老婆,不时假借做工程的名义跑到高邮与小王约会。

孙老板告诉民警,每次小王要钱,他都很大方地给她几千上万。可没想到,她居然设圈套骗了他200多万。“她说有朋友在厦门接了个上亿元的装修工程,让我搭伙投资,一转手就可以赚300万中介费,这个钱两人平分,我就接连给她汇了50万”。后来小王又说接了几笔工程,他跟亲戚借钱,亲戚把自家两间门面房抵押贷款60万给了他,这些钱都汇给了小王。照理说,到2014年年底,可以收益几百万了,可别说收益,连本金都拿不到。

孙老板说,除了不时给小王生活费,小王还假借父母生病等名义借钱,他前后一共搭进去200来万。

140万都花完了

大多“败”在淘宝上

今年1月初,薛家派出所民警找到了小王。小王却说,是孙老板不守信用,她才设计骗钱的。小王说,她和孙老板交往期间怀孕打胎,为此,孙老板答应给她买房买车,可孙老板一直没兑现。这让她觉得,自己这么年轻就跟了孙老板,有点不值得。

小王交代说,从2013年4月份开始,她多次以接工程投资为名让孙老板投资,一共“要”百来万。后来,孙老板来要投资回报,她见瞒不过了,只好认错,然后找了很多朋友借了40多万还给了孙老板。

据警方调查,小王的行为已涉嫌诈骗。从2013年至2014年,孙老板转入小王账户的资金有140多万元,其中,10万以上的有8笔,最大一笔金额为24万元。

让民警震惊的是,小王说,自己将骗来的140多万全部花光,其中在淘宝上就花了100多万。

据小王交代,她基本每天都在淘宝购物,在每一个看中的淘宝店都是几件、十几件衣服地买。还特别热衷海淘等,买起高档化妆品、奢侈品包包来,都不眨眼。此外,几乎每个月都通过淘宝买机票到各地旅游。不到一年,支付宝账单记录花费百来万。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查核实中。

酒吧门口空地上,出现一个“诡异”的黑印,轮廓像极了一个张开怀抱的人,头部、胳膊、身躯都十分清晰。

黑印咋来的?这是一名女子长时间躺地上,捂的!附近的监控录像清楚地拍下了这一幕。

在沈阳市苏家屯区一家酒吧工作的于先生介绍,2月2日下午4时24分,一名30岁左右的女子,身穿褐色貂皮上衣,头戴蓝色帽子,沿着迎春街人行道由南向北步行。与此同时,一辆白色轿车迎着女子的方向驶上人行道。

时间过长捂出人形黑印

女子穿貂皮躺地撒泼

监控录像显示,女子距离车头半米的时候,突然转了个直角,朝车头中间走去,在车前半米处站住。轿车停下来,又稍微向后倒了一点,随后一名男子下了车,双方开始理论。

监控中能清楚地看到,这辆车一直没有与女子发生接触。

2分钟以后,女子越说越激动,突然把手里的瓶子摔了,往下一蹲,直接躺到了地上,摆出一个“人”形,之后除了眼睛眨眨,胳膊和腿一动不动。

于先生说,警察来到现场了解情况,没想到也遭到了女子的辱骂。最后警方让轿车先走,女子还在地上躺着。

当天虽不是特别冷,但气温也在零下。直到晚5时16分,躺了近一个小时的女子终于有了动作,先是活动活动手臂,又缓缓坐起身来。

女子坐了一会儿,看没人理她,起身离开。离开时,地面上已经“捂”出了水印,呈现出一个“人”形。

至于目击者猜测的是否为“碰瓷”等说法,因为没有采访到双方当事人,无法下定论。

多则上亿,少则百万的巨额存款,从银行里消失了。

杭州联合银行42名储户的9500多万元被盗案,经数日发酵,线索越来越多,伴随而来的疑问也越来越多(本报曾经报道1月20日《杭州联合银行内鬼牵出9505万元被窃大案》,1月21日《银行内鬼祝某和主犯邱某两个女子如何导演惊天大案》)。

义乌方先生看了钱报报道后,打来电话:“我存在某银行天台支行的330万元也没了,也是转到主犯邱某,也就是邱爱玉的账上,估计我的存款也是在数次密码输入中被银行转账而走的。”

类似电话还有。义乌商贸城刘先生说:“我有250万,存入某银行宁波奉化城东支行,也没了。我们商贸城里有十来个人都存那里,最多的一个没了1000万元。这些存款的转账去向也指向邱爱玉。”

更可怕的是,南京储户王炎在江苏的两个银行消失的存款达1.01亿元,其中6100万元被转入邱爱玉账户。据银行透露,在江苏受害储户不止他一人(《南方周末》2014年12月25日报道)。

这些案件的共同点是:这些储户的钱最后大部分都转账至邱爱玉账户,而他们都不认识邱爱玉;这些银行都有“内鬼”;这些储户都拿到了10-15%的高额贴息。

有法律和金融界人士说,这些案子不过是银行与金融掮客非法勾结造成的储户损失案件的冰山一角。

独自进银行取号存钱,随机选择柜台,可330万还是消失了

义乌方先生是生意人,他是看了钱江晚报1月20日第一篇有关杭州联合银行报道后就打电话来的。

2013年过完年,方先生听朋友说,有人在替银行拉存款,贴息高达15%。类似的事情方先生曾做过,的确拿到了比银行高四五个点的贴息,所以这一次当他问清楚,确实是存到银行的,即放心筹款。

方先生经朋友介绍联系了中间人,对方也是义乌人,双方用本地话一番交流下来,方先生更感放心。

2013年3月8日,方先生跟中间人一起赶到某银行天台支行。

做生意多年,方先生还是谨慎的。

所以这也是这件事让我们更觉可怕的地方,不像杭州联合银行,所有存款人都由中间人带领,直接跟银行负责人祝某接洽。方先生跟我们大多数办银行业务一样:到银行取号、等待,也就是说接待他的柜员是随机的。而且全程方先生独自办理,中间人不在身边,甚至不在银行,而是在外面的一个饭店等他。

方先生办好银行卡,没有开通网银,然后打电话给在义乌的老婆,330万元可以打进来了。

当天中午,方先生跟中间人一起吃饭,吃完饭接到老婆电话,说钱已经打过去了。中间人说:“去柜台上拉个流水单据证明资金到位,15%的贴息我就可以马上打给你了。”

方先生照办,这时大约为下午1:30,流水单据显示330万元已到位。当天方先生拿到了15%的利息。

当时存款期限为一年,所以直到2014年3月8日,方先生才发现存款消失,而在与这家银行的交涉中,他得知,自己的330万元是在存入当天下午1:43被转账的。同时,转账单签名是别人签了他的名字。

那么,方先生的钱去了哪里?

也进了邱爱玉的账户。在这家银行,存款消失,进入邱爱玉账户的不止方先生一人,不过有人的存款后来被邱爱玉还上了。

目前天台的该银行内部亦有嫌疑人被锁定,是个年纪蛮大的信贷员。警方在进一步调查证据。至于方先生存钱时随机选择柜台—难道嫌疑人搞定了所有柜员?目前尚不清楚。

这边银行方面以案子已经交由警方处理,表示暂时无法归还方先生的存款。方先生请了律师,将银行起诉至天台法院,原定于2月4日开庭。但是,在2月2日晚上,律师接到法院电话,案子涉及刑事不开庭了。律师觉得很难理解:“我们告的是储蓄合同纠纷,是方先生与银行之间的储蓄关系呀。”

很多摊位收到银行揽存小广告,消失的钱都去了邱爱玉的账户

类似遭遇的还有刘先生。

刘先生在义乌商贸城有摊位,2013年11月,有人派发银行揽存小广告,几乎每个摊位一张,“名片大小,上面写着银行揽存,贴息3-5%”,刘先生说,年底银行资金紧张通过各种渠道揽存,多年来都是这样,他们也都非常清楚。

刘先生打过电话去,对方说,钱是存到某银行(和天台那家不是同一家)宁波奉化城东支行,对方说,如果存款多的话,最高可以争取到10%的贴息。

2013年11月18日,刘先生跟中间人一起来到奉化。整个存款过程都由刘先生独自办理,刘先生只办了一张存折,当看到存折上显示250万元存入后,当天刘先生就从中间人处拿到了25万元。

当时中间人只是要求存活期,存满一年。一年后,2014年11月18日,刘先生账户里250万元不翼而飞,只剩下几元钱的余额。而至此,去银行打印存折流水单据,也只有一年前的250万元存入记录,而没有支出记录。

刘先生说,当时他们义乌商贸城有好几个老板都按照小广告上的联系方式将钱存入这家银行,他算少的,有存600万元,最高似乎有存1000万元的,现在钱都没有了。

这些钱的去向依旧以邱爱玉账户为主。银行方面的答复亦是,已报警。

江苏还有金额上亿的受害者,行长、业务经理都是内鬼

在杭州联合银行9500万元存款消失曝光之前,在江苏也发生过类似事件:储户王炎1.01亿元存款消失,当时《南方周末》已经有报道。

直到江苏案件中显示大额存款也是进入邱爱玉的账户,我们才将这几起案件串联起来。

根据《南方周末》报道,南京储户王炎在2013年6月、7月和2014年1月,分三次在某银行(另外一家四大行之一)的苏州相城支行和昆山蓬朗支行柜面开户存入2500万、3600万和4000万,共计1.01亿元。待到2014年7月,王炎发现银行卡内的亿元存款只剩不到100元。

还有两位储户,杨某于2014年2月22日存入某银行蓬朗支行200万元,29分钟后,钱被转走;同样29分钟后,马某存到该支行的500万元也被转走。

王炎存入相城支行的6100万元被转入名叫邱爱玉的个人账户。

至于有多少储户有类似遭遇,某银行苏州分行工作人员承认,“可能不止这三位”。

2014年12月5日,某银行苏州分行发布,“苏州分行原员工陈华、周恩祥已被警方控制”,二人被控制的罪名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控制前,周恩祥的身份为某银行昆山市蓬朗支行行长,陈华为相城支行负责审核的业务经理。

卷入储户存款消失,而存款最终进入邱爱玉账户系列案件的,还有某银行衢州江山虎山分理处。

钱江晚报记者整理发现,无论商业银行,还是其他银行,都有中招,所有储户存款消失的原因都可以总结为“内外勾结”,但是每个出事银行,内鬼并不多,一般都是一个,最多两个;有的银行内鬼是高层,有的银行内鬼不过就是个普通业务员。那么在银行号称层层监管,道道防护的资金安全保障措施下,储户的钱,为什么还是能轻而易举地消失?

邱爱玉,1962年生,她是个怎样的女人?如何能在诸多银行“培养”内鬼,我们粗粗一算将近三四个亿的资金,她到底拿去干了什么?钱江晚报记者赶赴天台,在邱爱玉的老家展开调查。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香奈儿腕表

emporio armani

香奈儿

蔻驰托特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