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遇见你我六神无主[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6:49 阅读: 来源:车刀厂家

我是被劫之后才认识高深远的。

我想我当时真的是被吓呆了,当持刀入室的歹徒拿着我的手机与若干现金扬长而去的时候,我还是喊不出口,我甚至在想:我是先给陈志打电话好,还是先报警好?

当我决定先报警时,才发现手机都没了,怎么报警啊?然后开始敲隔壁的门,没反应,我只好跑上跑下。终于,楼上的一家门开了,高深远出现了。我说:“我就住在你楼下,我遭劫了,能不能借你的电话用用?”

停了几秒钟,他才吐出一个字:“好。”然后又上上下下打量我:“你的拖鞋穿反了,看来你受的惊吓不小。”我这才发现自己不但穿反了鞋,还穿着睡衣就冲了出来。我没理他,只想打完电话赶紧离开。

我报完警,便下楼等警察。刚走出门口,高深远问:“要不要我陪你下去?”我看了他一眼,犹豫的工夫,他已经走到前头。

他看了看门锁,锁是完好的,他断定是我之前没锁好。我红着脸说:“昨天唱歌回来太晚,一回来就倒头睡了。不过我记得是锁上的啊,可能我真是晕了。”他笑着说:“你还是赶紧换衣服吧,等下警察会带你去做笔录,你不想让别人都看到你半遮半掩的玉体吧?”

我红了脸,逃似的跑进房间换好了衣服。这时警察也到了,拍了现场照,然后带我过去做笔录。从派出所出来后,我才发现自己没有手机,手头也没现金。我晕了,我该怎么回去啊,这里离宿合并不近。

正六神无主的时候,我听到旁边有人在按喇叭,一看,正是高深远。

“没钱坐车了吧?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我借他的手机给陈志打电话,陈志只有一句话,人没事就好。当我听到里面有人叫着和牌与洗牌的声音,我突然连倾诉撒娇的心情都没了,我说没事了。

我对高深远说:“你就好人做到底,送我回去拿银行卡取钱买部手机吧。这个信息时代,没手机怎么活?”

他淡淡地说:“我家里有好几部闲置的手机,是女朋友丢的,她没什么爱好,就是爱换手机。你就先用吧,扔着也是扔着,算是我赈灾义捐好了。”

我白了他一眼,看在我成了灾民的分上,我接受了。

高深远的柔道女友

我明白之所以我们没在楼梯上碰到过,是因为我朝九晚五,高深远则朝五晚九,在酒吧上班,刚好跟我反着干。

但看样子,他是高薪一族,于是我很厚颜无耻地说:“高深远,你继续赈灾吧,我这个月的伙食没着落,卡上只有几百块了。国家多灾多难,大家都去赈灾,隔壁邻居受灾,你更应该义不容辞地担起此重任。”

他说:“你老跟在我屁股后面,你不怕我女朋友看见了打得你成国宝?她是学柔道的。”

我以为他开玩笑,不屑地说:“我都遇到过动刀子的了,还怕她这个动拳头的?”他没办法了,只好吃饭的时候都带上我。其实也只有晚饭资助而已,我早餐自己买面包解决,中午在公司里吃,只有晚餐无着落。

我们除了在外面吃饭外,还经常自己买菜做着吃。高深远是酒吧的厨师,厨艺一流,做的剁椒鱼头与香辣土豆丝把我给美得啊……我说高深远啊,咱以后不要在外头吃了,就在家里解决好了,你做的鱼头比阿瓦山寨的都香。

他笑,难得你这么爱吃鱼。我说这当然了,我脑子这么好,跟爱吃鱼有直接的关系。他有点感伤地说,她就是不吃鱼。

这是他除了上次想拒绝我跟班外第二次提他的女友,我夹着的鱼块竟然滑到了桌子上,语气里有点酸酸的味道:“她,一定很漂亮吧?”

他重重点了点头:“是的,很漂亮,但是,也很暴力。”正说着,就听到钥匙拧动的声音,然后听到一声娇叫:“阿远,我回来啦。”

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高深远的柔道女友乔红已经冲过来,噼里啪啦掀翻了桌子。然后握着拳手冲着我说:“这算什么,我一出差就有狐狸精上门,还搞得那么像回事,两口子啊?”

我受惊不小,这彪悍的女人如果冲我反肘,我的鼻子还不歪到耳朵后面去?这比给我一刀更要我命。

高深远说:“你搞什么啊,她是我堂妹,我叔的女儿,来吃饭的。”她狐疑地问:“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

这招可真灵,乔红立马就软了下来,还很难为情地冲我笑:“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高深远也不省油:“谁叫你这么莽撞啊?好好的搞成这样了,你自己收拾,我跟堂妹出去吃了。”说完他拉起我就走。

我是完完全全地呆了,很纳闷怎么最近屡遭暴力剧。我说她如果发现我就住在楼下怎么办?如果知道我不是你堂妹怎么办?她会撕了我还是会撕了你啊?

他极为柔情地看着我,看得我心怦怦地跳。他说:“如果她有你一半的柔弱与小女人就好了。”

我说:“她这样也不错啊,至少不会有人欺负她,我小时候还梦想自己成为侠女呢。”

“可是我真的累了。”高深远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倦意与疲惫。那一刻,我相信他是真的累了。

他说:你希望有关系吗

从那天之后,我没有再去找高深远,不想破坏他原有的生活。他为我做的已经够多够好了,我不能那么无耻。

只是,当我看到那部手机的时候,我会想起那个男人,想起在我走出派出所,茫然地左右张望的时候,他的喇叭是那么响亮,他的笑容是那么可亲可人……正想着,手机响起,是陈志。

我这才发现,我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他急切地问:“对了,上次听你说遭劫了?”我轻描淡写地说:“旧闻了,就抢了手机和一点儿现金。”他嘘了口气,说没事就好。我奇怪当我第一时间告诉他的时候,他也是轻描淡写地说,人没事就好,现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关切了?

他问:“我晚上跟几个朋友—起K歌,你来不?”我心想,你心里竟然还有我。

我想了一下,决定给他最后一次机会。

在烟雾笼罩的包厢里,我无法呼吸。我突然发现我很想念高深远,他只有在透气良好的环境下才会抽烟,从来就不会带给别人不好的感觉。烟熏得我想流眼泪,我想:这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是到该放弃的时候了。

陈志抓住了我的手说:“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我淡淡地说:“以后你别来找我了,你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你……谢谢,我心里装着别人。”

我走出KTV,掏出手机,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给高深远打电话:“高深远,你能不能来接我?”

他只有一个字:好。

十分钟之后,高深远的车子出现了。我对他说:“我终于明白,我所要的男人不是他,我拒绝了他。”他转过脸:“我跟我的柔道女友也结束了,是她提出来的,她说她找到了一个比我有钱也比我有男人味的男友。奇怪的是,我没有难过,反而觉得是一种解脱。” 我呆呆地说:“真巧,还好,跟我没关系。”

他笑了:“你希望有关系,还是没关系?”

“我希望有一点,一丁点……”

他的目光又变得极为柔软,说:“你是对的,我想亲你,你介意吗?”我红着脸,笑着摇了摇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