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车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CMMB演义世界是平的

发布时间:2020-02-11 03:34:17 阅读: 来源:车刀厂家

2007年标准之争,2008年奥运东风,2009年加密运营,2010年睛彩中国。CMMB一路走来跌宕起伏。CMMB究竟前景如何?这是很多人的疑问。中广互联将通过一系列的深入采访,推出CMMB演义系列报道,与业界共同回顾过去、思考现实、展望未来。

“‘扁平’这个词很值钱,我们都知道‘世界是平的’,这是没有数字鸿沟的互联网理想,这种理想是有科学根据的,因为信息共享要比物质共享容易得多。”2009年8月23日上午,下一代网络融合与发展论坛在北京京都信苑饭店举办,中国工程院李幼平院士站在演讲台上在详细阐述其研究多年的播存结构时,讲了上面这段话,声音洪亮,会场鸦雀无声。

中广互联作为论坛的承办方,在现场聆听了李院士的这场报告。然而,当时怎么也想不到它和CMMB会有什么关联?

三个重要发现

四位院士的两个研究课题,历时四年,有三个重要发现,从而奠定了播存理论的基石。

2006年,中国工程院李幼平、倪光南及中国科学院陈式刚三位院士进行了《播存网格工程构思》的研究。2008年,李院士与张尧学两位院士又做了《信息化推动先进文化》的研究课题。这两项研究的结果,有三个重要发现。

发现一:文化传播占用互联网大半带宽。

研究数据显示,HTTP流量占互联网流量的30%-35%,其中图文20%,视频10%-15%,P2P流量占互联网流量40%-50%左右。而以上两项都属于文化传播,加起来超过70-85%,占用了大多数带宽,属于“点对点”的个案交流(含Telnet、e-mail,MSN等)只不过15-30%。

按照数学家的说法,泊松分布的“随机网络模型”逐步被幂律分布的“无尺度网络模型”取代,互联网基本上已演化为无尺度网络。

发现二:文化访问群聚Top1000主流网站。

尽管网民可以自由访问几百万种网站中的任何一种,但是多数网民兴趣群聚于前一千种。研究通过对北京与四川两个万人群体进行半年观察,结果表明,其中访问前10种网站占40%,前50占60%,前500占85%,前1000占约90%。前一千种网站吸引了绝大多数的访问,前几十种视频网站吸引了绝大多数的访问。

访问是独立、自由、个性的,结果却是群聚的。前一千多种,集中了80%-90%的社会影响力,成为引领文化前进方向的“主流群体”。

发现三:广播有能力推送主流文化。

研究数据表明,全国全部网站,每日出现200万种新网页,更新字节总量每天30GB;全国每日新产生有影响力的视频页面约200小时,字节总量每天120GB;以上两项相加,主流文化日更新量小于150GB。

李幼平指出,如果终端拥有存储能力,1Mb/s计算下来一天可推送10.8GB,这样单个DVB-S、DVB-C、DTMB或CMMB广播频道,都有能力实现150GB/天主流文化内容的推送。一个38Mb/s的广播频道,每天可推送高达400G的内容。

因此,广泛覆盖我国广大城乡的广播网络,完全有能力将主流文化内容广泛、快捷地传播到千家万户,通过与个人存储的结合,实现“存文化于民间”。

“‘各献所知,各取所需’,是人类对信息社会的最高理想。基于电信网的web服务,己经为人类提供‘各献所知’的基本环境;下一步融合,克服贫富障碍、地域障碍、语义障碍和安全障碍,营造信息‘各取所需’的公平服务,是中国乃至全球的一项事关重大的战略目标。”李幼平院士认为,推送播存正是实现这一目标的解决方案。

世界是平的

世界是平的,不仅仅是一个理想。播存、NGB、三网融合的串接,将填平信息鸿沟。

据介绍,互联网的Web服务,用户得到他所需要的内容,平均要15跳。而NGB依托广播内容就近复制,互动跳数不超过3跳。而通过广播方式,把全国主流网站当天的内容通过推送方式存入家庭或手机,实际上等于存在个人身边,用户拿到要多少跳数呢?0跳!“如果前面是扁平结构的话,它应该是超扁平结构。通过这种超扁平结构的推送播存,将填平数字鸿沟,就能实现‘世界是平的’这个理想。”李幼平满怀信心。

2010年6月,下一代广播电视网(NGB)总体专家委员会发布了《NGB自主创新发展战略研究报告》,将NGB的传输方式由原来双向互动扩展为广播、双向互动、组播、推送播存四种模式。

这一变化,我们有理由认为吸收了李院士关于播存结构的思想。而对于广播技术在NGB中的应用,时任UT斯达康首席科学家的杨景先生也认为NGB必须发挥广播的特点。无独有偶,欧洲广播运营商日前推崇的HbbTV广播宽带混合标准,也强调了广播技术与IP技术的结合。

2010年8月24日,李幼平先生应邀在第二届三网融合中国峰会上做报告。其题目是“NGB的科学价值”,他指出,NGB的长远目标是帮助互联网更好地发展。有了扁平结构,就可以帮助互联网分担流量,帮助互联网低碳运行,帮助互联网更加安全。NGB将同电信网一起,营造全新的互联网。

“扁平化是广播网帮助互联网的着力点,这正式NGB的科学价值所在。”

CMMB的播存实践

CMMB“睛彩报纸”,正是播存理论的实践。二者的结合,看似偶然,其实必然。

2010年9月10日,星期五,中广互联手机报发表了对李幼平院士的访谈摘要。这篇237字的短文引起了中广传播集团总经理孙朝晖的注意。“李院士的播存理论,正是我们现在在考虑的事情。”

三天后,仅仅隔了个周末,孙朝晖带着副总余英与李幼平在中国工程院李院士的办公室会面。这次看似偶然的会面,在某种程度上奠定了CMMB下一步技术路线的基础。

2011年5月13日,第七届中国(深圳)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上,中广传播集团与《中国日报》、《青年报纸》、《南方周末》、《经济观察》、《足球》、《北京晨报》、《北京青年》、《广州日报》、《深圳特区报》等单位签约,正式启动“睛彩报纸”业务。这些报纸通过CMMB的广播信道,可以快速地推送到用户的手持移动终端上。

“睛彩报纸”,正是李幼平院士推送播存理论的实践应用。CMMB与播存的结合,看似偶然,其实不然。

“很多人都说CMMB的节目太少,要增加频道数量,但这个是核心问题吗?”孙朝晖对中广互联提出这样一个设问句。

“从我在青岛做有线数字电视的经验来看,电视节目的频道数量、内容质量,总是很难满足很多老百姓的需求的。”孙朝晖曾任青岛广电局副局长,作为全国第一个有线数字化整体转换试点的领军人物,她完全有资格做这样的评判,“CMMB的频道再多,也不会比有线的节目多,因此增加频道数量并不能真正解决CMMB内容服务的问题。单向广播是CMMB的劣势,也是其优势,核心是要想办法把广播的优势发挥到极致,通过广播方式推送有价值的信息给用户,同时还要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用户个性化需求的问题。”

这似乎是一个难题。广播推送的内容,用户未必都需要。然而,播存结构理论中关于内容地址UCL的发明,给这个死锁一般的难题找到了一把钥匙。

李幼平介绍说,所谓UCL,是一个16字节的代码,前8个字节是基本定位,标识信息的内容提供单位、分类、子目和唯一性时戳;后8个字节是为本体定位,标识本内容归属的分类学代码与关键词代码,便于内容相近文件自动聚类。

通俗地来说,现在的互联网访问内容,都靠URL网址定位,这种单维网址忽略了语义,无法通过内容进行选择,而增添了第二维地址及内容地址UCL之后,用户可以对推送下来的内容进行选择接收。

终端通用平台启动

从睛彩报纸到终端通用平台,清晰呈现了CMMB的技术演进路线。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睛彩报纸”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应用而已,有些人甚至不屑一顾:不就是数据广播吗?而对此业务看好的人也不少,一方面是报纸内容本身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从技术上来说,CMMB推送比移动通信网络发送类似的手机报彩信的效率和内容质量要高出无数倍,而成本又低得可以忽略不计。但他们也有另一个担心:究竟有多少终端企业能够跟进支持推送播存呢?

“对于这些问题,我们早已做好了准备,并提供了完整的解决方案。”中广传播集团技术部负责人周红君的态度很淡定。“我们正在构建一个基于CMMB的终端通用平台,通过这个平台,终端企业可以快速实现各种新业务的产品化。”

以往CMMB新业务的推出,均需与各类终端平台一一集成,工作极具重复性和复杂性。基于不同终端平台,提供一套开放式通用集成环境迫在眉睫,终端通用平台因此诞生。此平台是介于终端硬件与上层应用之间的新型软件中间平台,基于此平台,在对底层硬件屏蔽的同时,对上层应用提供统一的集成接口,实现新业务的快速集成与灵活整合。

“原来,很多终端企业什么都需要自己来做,从底层硬件驱动、到操作系统集成、到应用开发、到集成调试,根据开发环境的不同,屏幕大小的不同进行分别适配,这导致了开发周期很长、难度很大,维护性也极差,因此终端产品开发慢、产业链推动也不快。”周红君分析说。“对于这个问题,就像以前中国移动推音乐随身听等自有业务那样,需要针对终端做大量定制、集采或补贴,各大运营商都意识到已经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终端通用平台能够降低CMMB业务的终端适配门槛,有利于迅速扩展CMMB终端的覆盖面。能够充分利用CMMB专有入口,集中CMMB优势业务,积极为用户提供服务。能够实现CMMB业务的动态加载,建立CMMB应用部署渠道。完善的CMMB通用层API,支持应用厂商快速开发新业务。

终端通用平台由硬件层、通用层和应用层组成。硬件层将统一CMMB的解调芯片接口驱动,实现一次集成到位,并输出解扰复用帧给通用层;通用层解析并完成信号处理、业务处理、实时流处理、存储管理和触发管理,向应用层输出实时流、文件和触发类信息,从而大大降低终端开发的复杂度,并对代码进行开放,实现硬件及操作系统的普适性。应用层主要负责与上层应用相关的各种处理,包括配置管理、目录及搜索管理、UCL管理这些基础应用,以及播放器、浏览器、阅读器、交通导航、紧急广播等扩展应用。

中广互联了解到,这一平台的设计需求和技术方案已经完成,并已于6月初启动招标。而其详细情况以及技术路线的演进,也将于6月16日在深圳举办的“第三届CMMB睛彩终端产业论坛”上进行发布。这对于广大CMMB终端企业以及相关的内容、应用提供商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发展机遇。

“通过这个技术,提供新闻、教育、娱乐等各方面的内容,可以将‘冷终端’变成‘热媒体’。”孙朝晖如是说。

李幼平院士还提出了提供“百家主页”服务的建议。但是,如果推送大量的内容,播出的通道带宽是否够用?对此,中广传播也提出了新的思路。“我们突破了固定时隙的概念,给每个内容打上内容标签,一方面,可以针对不同的地域、不同的人群、不同的终端,在同一时隙分别提供不同的内容;另一方面,可以采取‘见缝插针’的方式,比如在凌晨不放电视节目的时候推送,充分利用空余、交叉的带宽,实现动态播出。”周红君说,这正是李幼平提出的“内容分组广播”的概念。

“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后台实现预约录制功能,根据ESG实现实时收看和定时录制相结合。”

平台化运营

终端通用平台只是技术演进的手段,平台化运营才是目标。

“睛彩报纸”只是播存业务的开始,更多的推送业务已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中广互联了解到,中广传播集团已经专门成立了项目组,对来自互联网及各类渠道的热门信息进行自动采集、抓取、分类,形成目录树结构,根据用户的需求推送到终端。届时,用户一早打开CMMB终端,即可方便快捷地浏览各类信息。

周红君补充说,通用终端平台将开放SDK开发平台,从而能够让更多的第三方应用服务商参与进来,这很像苹果的App Store模式。

从运营的角度而言,通用平台实现了开放性,从而为平台化运营奠定了基础。开放、平台化,已经成为网络运营的必然趋势,藉此运营商就能够充分挖掘社会资源及开发力量,进而共同打造共赢的产业链。

不可否认的是,即便播存的服务再多、通过UCL等技术使用户体验再怎么提升,缺少回传网络、无法实现互动,都是CMMB现实面临的短板。尤其是在移动互联网应用快速发展的时候。

“CMMB网络与移动互联网的关系,二者是相辅相成。一方面是我们与中国移动基于TD手机的合作,另一方面,支持移动互联网的智能终端的日益普及,正好为CMMB的互动提供了回传的载体。在智能终端上装载CMMB芯片,打造融合终端,将使CMMB与移动互联网实现真正的融合。”中广传播集团副总经理刘廷军说。

跨越“数字鸿沟”的理想,单纯依靠互联网本身尚不能实现。在走向“各献所知,各取所需”的信息社会的旅程上,CMMB的技术演进路线充分发挥了自身的广播优势,下一步还将通过与移动互联网应用的结合,为用户提供更多更好的信息服务。“世界是平的”,对CMMB而言,不仅是愿景,也正在一步步的实现中。

盗墓笔记大结局阅读

短篇散文欣赏

原纱央莉下载

相关阅读